NEW POST

2023年黑白印月曆

終於進入2022下半年,附近的書店也開始上架明年度的各種行事曆了。 去年我自己用EXCEL做了新版的黑白印月曆,用了半年多後覺得不錯用,今年放了函數改成了半萬年曆形式。以後只要換年份再做點微調就可以輸出送印了。

第一次在沖繩的媽佛事件

我住在那霸跟豐見城的交界處,這邊有個二戰景點:海軍司令部壕,簡稱海軍壕,海軍壕的旁邊有個海軍壕公園,因為在山坡頂風景很好,天氣好還可以看到一點海平線,所以不但是觀光景點,更是附近居民曬小孩的好地方。但這邊其實也是非常有名的靈異景點,對於有輕麻瓜體質的我來說到現在還沒膽子去。只是海軍壕公園是我購物的時候必經的路線,但也不會往裡面走就是了。

年初的時候我夢到我被邀請到疑似海軍壕洞窟裡面跟當地的「住民」談話,我被帶到一個洞窟裡,洞窟有很多房間,我被帶到的房間裡只有一盞吊燈跟石桌。那個房間有幾個男人在,大家的衣服都很破舊,其中一個像代表的人跟我坐著談話,我感覺到其他的房間裡還有很多人,甚至有家族的存在。談話的內容在醒來之後我完全忘記了,這個夢神奇的是我中途有醒來一下,但入睡之後又立刻回到洞窟裡談話。而那個洞窟最怪的地方就是地板上都是碎人骨,我坐著的時候腳底下踩的也是人骨。

醒來之後沒想太多,以為只是單純的夢,後來在PTT Marvle版看到沖繩旅館的靈異文才發現我中招了。

我住的房子是隔音差到惡名昭彰的LEOPLACE,但我住在這邊四年卻很意外地安靜,直到我看了靈異文才發現到我做了那個怪夢之後,房間牆壁常常出現敲擊聲,有時很急促很大聲,有時深夜也有敲擊聲,這個敲擊聲從我的起居室擴散到廁所跟浴室,一開始以為是隔壁在整理房間,但左右兩邊鄰居都沒有搬家或大掃除的跡象。但我當時也沒想太多,就一直給他咚咚咚....

同時,我的右腳腳踝在年初的時候發生莫名其妙的疼痛,久站跟爬樓梯都會痛,去整骨院橋了兩個月左右都沒有改善。

在三月初的時候,自稱有陰陽眼的店長在我下班前突然跟我說我右半身有黑色的陰影,問我身體有沒有不舒服或異狀,因為他看這黑影覺得非常不舒服,要我想辦法處理掉。店長還特別講了好幾次這邊是沖繩,要我照日本的方式灑鹽驅邪甚至去神社或是找神女都好,不要用台灣的方式處理。

其實在店長話講到一半的時候我突然覺得全身發冷發軟,一直抖。我沒有陰陽眼,但可能跟父母兩邊親戚都有神職人員有關,我有一點容易惹事的麻瓜體質。這種不舒服的感覺讓我開始有點受不了,但我沒辦法跟店長直說請她閉嘴,所以一直跟他說沒關係沒關係,我知道我會想辦法處理這樣,剛好下班時間到我就光速逃,跑去搭公車了。

我上車點是起始站,那天公車準點的從車庫開過來載客,當時的乘客連我在內只有兩人,我是第二個上車的。公車開過來的時候是正常的,但在我上車之後公車要出發時發生狀況了。車子突然熄火,接著發動之後乘客區的燈無法打開,司機大姊搞了十多分鐘後狀況還是無法排除,大姊打電話請車庫支援其他車輛來,卻因為是下班時間所以沒車。只好等下班公車來之後換車回家。

我在沖繩搭了三年的通勤公車,這種狀況還是第一次遇到...

回到房間之後照慣例的爛在椅子上滑手機,笑著沖繩公車也會搞停電這招,卻覺得身體越來越軟爛,爛到起身走路都有點吃力而且頭越來越痛。只好出門隨便買個麵包吃之後就洗洗睡。怕隔天沒辦法上班,也預防性的吃了感冒藥。

隔天早上,果然跟預料的一樣,雖然人一早就醒了但根本沒力氣起床,還好是晚班,有一點緩衝時間可以慢慢整理出門,吃了麵包喝了咖啡之後就撐著出門上班去了,當然也吞了感冒藥。出勤時間在店內一整天都晃晃悠悠的不知道在幹嘛,還好客人不多, 當天店長休假所以跟知道店長有陰陽眼的前輩小抱怨了一下,也請前輩體諒一下被卡到的人有多無奈跟痛苦... 真的不是我在打混。

想了一整天,雖然我真的不想搞什麼意外的因果出來,但我知道再這樣下去我身體真的會撐不住,決定洗艾草水了。

沖繩的艾草很好買,因為是羊肉湯之類的湯品主要食材之一。超市常常會有賣一把20円的發黃NG艾草,我都買來直接曬乾做驅蚊薰香用。還好房間還有點存貨,想到以前在台中收驚後師父都會給我符咒跟藥草包,要我加一匙鹽七粒米混陰陽水擦身體。藥草包的草我知道有芙蓉艾草跟抹草,雖然少了其中兩味也沒淨符,但應該可以試試看。

回家之後馬上準備加強版的艾草水,三匙鹽七粒米加一拳頭量的艾草混陰陽水,接著在網路上找了日文版的觀音經強力放送一晚上,還看了幾個宮廟出巡的影片求心靈安慰,然後洗完澡之後剩下的水再拿來灑灑房間淨宅用。

洗完澡之後還真的覺得精神不少....雖然弄到凌晨三點半才睡。

隔天起床之後整個人清爽很多,雖然頭還有點痛,但已經跟前一天完全判若兩人,腦袋也清楚不少,來兩杯早安咖啡提神之後HP滿到破表。更神奇的是,我右腳腳踝的不舒服從洗完艾草水後突然狀況變好,現在症狀幾乎完全消失,只剩下在極度拉筋時會有一點點小疼痛。

反而是店長,三月底開始看他每天喊右腳痛,直到最近看她總是肌樂不離身,有空就狂抹右腳小腿。讓我開始懷疑是不是跟我的東西反彈到她身上去,但我實在不敢提這種事情。


2022年5月9日。

這兩天右腳腳踝又開始隱隱作痛,而在今天晚上,下班進房後沒多久牆壁跟天花板又有敲擊聲,越來越頻繁,我忍不住小聲的說了句「烏嚕撒以」之後就沒有敲擊聲了…

コメン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