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POST

沖繩的基本消費生活心得

在日本,如果用現金支付的話錢包很容易一堆零錢,購物時常常為了找零錢而花上不少時間,所以還是以非現金的付款方式最好。其實我開始使用信用卡的時間比同年紀的人晚很多很多,因為信用卡剛在台灣開始推廣的時候有親戚跟同學貪辦卡禮瘋狂辦信用卡,沒有做好理財規劃結果變成卡奴覺得可怕,所以當時把信用卡當成負債卡來看。 後來卡片支付的概念變廣之後我才開始使用,怕刷爆卡片所以一開始是用Combo卡(現在好像是叫做Debit卡),銀行戶頭存多少就用多少,刷爆就等下個月領薪水後再存款,有點類似xxPAY的概念。直到這幾年才開始辦信用卡來用,但已經沒有豪華的辦卡禮了…

因果與報應

一直不喜歡在公開的地方講這種沒科學根據的事情。其實這篇文章是我寫在某討論區的回文,是我自己的親身所見,基於這幾年因為意見不同而肆無忌憚的攻擊造謠他人的網民變多了,也或許對於某些需要特殊數據的人會用到,所以我把內文整理過後轉到自己的網站來公開。

...

所謂「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多少是有一點道理在的,至少在我短短的不惑生涯中親身體驗到兩個活生生的報應例子。我目前的想法是,做過傷害他人的事的人只要死性不改,報應肯定很快會來;如果知錯也改性了,那報應可能會遲到,或許是幾年幾十年後發生,也可能下輩子會發生,也可能發生在子孫身上,也可能真的消罪了也說不定。但是後世發生的事情自己看不到,別人也不一定知道,所以也無從論定。

故事一:網路霸凌

在剛進入21世紀的時候,我是個活躍在某動漫聊天室的二十出頭死小孩,那時候網路才剛起步,一個月撥接帳單五千台幣起跳的輝煌年代。可能是我在那個公眾型的動漫聊天室裡講話的氣焰太大,沒注意到他人的感受,讓某些人誤會了,我受到莫名其妙的一連串災難。

在那個動漫聊天室內被某些人惡意造謠不說,我所有的E-mail信箱跟我自己維護架設的個人網站全部被對方毀掉。對方是誰我完全不知道,只知道大概是某群人,他們透過當時很熱門的網路遊戲「天堂」認識並結群,但我從來沒玩過天堂,甚至連其他的網路遊戲都沒碰過(五六年後有因為工作稍微沉迷在「信長之野望Online」這遊戲裡)。我跟他們唯一有交集的一點就是有cosplay過類似的角色。那群人在攻擊我之後非常得意的在那個動漫聊天室裡故意跟大家炫耀他們的事蹟並繼續對我嘲笑、造謠跟抹黑,以及炫耀他們拿到我的個資,恐嚇要到我家按鈴,當時幫我說話的朋友全部跟著被他們言論攻擊。

我當時氣到去刑事局報案,拿到人生第一張報案單,可是卻被吃案,那群人知道之後氣焰更加囂張的在那個動漫聊天室裡嘲笑我。雖然當時的朋友們要我別理會,但是都被玩成那樣了我根本跳不出。接著我就跟某些被網路霸凌的話題演員/藝人一樣,我想自殺。但後來失敗,就這樣演變成很嚴重的憂鬱症,跟活死人沒啥兩樣,我到現在其實對那段時間的記憶很薄弱。會走出來是因為某天自虐後做了怪夢所以醒悟,但那已經是事件發生後約兩年的事。

話說回來,當時朋友幫我查出雖然攻擊我的帳號不少,但其實兇手大概是三~四人,其中破壞我網站的主嫌是台南市某公立國中的男電腦老師,其他幾位都是女性,負責網路造謠攻擊。我到現在還是完全不知道他們是誰,到底為什麼激怒他們。後來我跟那群朋友疏遠了,因為精神崩壞陰影很大走不出去。

直到事件過後大概十多年(2014年末)的某天,一個熟悉的名字來的訊息,裡面只有一串新聞連結,那名字是當時的朋友,他告訴我新聞裡那個國中老師應該就是當年的主嫌,他涉嫌性騷擾學生激怒家長被台南市議員王定宇揭發,問我要不要去跟王定宇議員連絡看看能不能有什麼消息。因為已經鬧上新聞,我想事情應該是到了一個段落才對,猶豫了幾天後決定試著去連絡王定宇議員,想告訴他十年前的事情,但是後來狀況不太對。

我寫信給王議員到我收到助理回信時已經有一個多月以上,王議員助理把我的事情去跟主嫌的前「友人」確認,那個主嫌的前友人也是當年攻擊我的人之一。據說是他們弄翻我之後那群人也鬧翻了,主嫌的前友人也是去跟議員告狀的。

王議員助理把主嫌前友人的對話給我看,我看到她寫著「沒想到他(指我)居然還活著」,除了陰影爆發之外,我同時突然有很強烈的直覺告訴我千萬別插手,我先到某個很有名的求籤網站上求了一支籤想試水溫,沒想到一抽就凶籤。隔天我再去附近的地方大廟求實體籤做確認,神明指示一同。所以我直接把籤詩圖片給王議員助理看,表明我不想也不敢再插手這檔事之後,就不敢回覆王議員助理的訊息了。

這段期間從王議員助理那邊知道,這個國中老師除了上新聞的性騷擾案之外還有各種沒有浮上檯面的網路糾紛跟其他性騷擾事件,這位國中老師喜歡在網路上用日本幾位有名的歷史人物的名字,談著似乎頭頭是道的文史學問,又喜歡動漫,所以很受學生尊重。

關於這個性騷擾事件,我只知道這位國中男老師後來發狂似的從王定宇議員開始,只要對媒體提出讓這位男老師有負面形象言論的人就提告(包括其他縣市的幾位議員),而且每告每輸,因為這個性騷擾案丟了公立國中教師的工作,最後只好在補習班教書,如果您有興趣的話可以參考這個連結

在這個性騷擾案爆發之前我一直覺得可能是我上輩子可能對他們做了不好的事情,所以才會被搞。但是在我知道這件事情之後才體會到人如果做得不夠正的話報應很快就會來。還有,千萬別拿著歷史人物的名字出來招搖撞騙,很危險的。

故事二:中午的鬼壓床

這個故事是我被網路霸凌後的3~5年左右發生的,正確的時間點記不太起來了,但其實不重要。那是一個沒有工作靠接案過活,瘋狂熬夜趕一個設計案累到午休的夢。時代背景很清楚但不方便說,大約是百多年前非中國的東亞國家,主角是被性轉的我,穿著一身男裝。

Day.0

一個悠閒的晚上,我在弱弱的月光下提著燈籠在巡邏,腦子裡還想著等下收工後來去麵攤吃麵。突然一群人跑過來,拍了我一下叫我去幫忙,說某集團的人出現了。我跟著他們跑到河岸邊,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衝第一,旁邊的同伴呼擁著我要我趕快去處理掉那個人。

那個人已經跳上船準備跑走了,我也很英勇的跳到船上去,只有我一個上船,同伴們都在岸上。我知道我跟那個人無冤無仇,我甚至不認識對方,只是我們兩人的政治立場不同,對方是反對黨,我應該是個小官差,岸上的同伴們都要我趕快解決掉那個人。

那個人跟我講了一個理由(我醒來後忘記了)希望我放他走,其實我當下是很猶豫的,我知道我們之間互相不認識只是立場不同,我也想找個理由讓他離開,可是我好像看到旁邊刀光揮過來,就反應下去砍了那個人,血噴的我一身都是,同伴們很高興立了功,但我沒有立功的喜悅,一個人走回住處之後我就去井邊打水,想把雙手跟身上的血跡洗掉,但是很奇怪,手上的血跡搓了很久都洗不掉....

然後我就醒來了。

大概是我失業的經濟壓力跟趕稿的工作壓力太大,明明已經很久沒碰少年漫畫了居然做了這麼中二的夢。等工作忙完一定要補一下進度消消火。

Day.1

這是一個熱死人的中午,我累癱了躺在床上午睡。突然覺得有東西重壓在我的身上,我眼睛張不開也不能翻身。難道是傳說的鬼壓?我試著罵了一長串的髒話跟佛號都沒用,等到我能看到東西的時候,我看到一雙黑色的手緊抓著我的兩手腕不放,然後我家的笨貓爽爽的睡在我的腳邊動也不動。

阿貓不是對這種東西最有反應的?埃及神話裏面貓是可以驅邪的,電影裡面的印和闐看到貓也是嚇得掉下巴後魂飛魄散。阿我家這隻是怎樣?太弱了阿飄沒在怕還是這個飄強過印和闐?我內心這樣想,但是叫不醒我家的笨貓。等到我能動的時候手也消失了,貓還在睡.... (怒)

Day.2

還是一樣,熱死人的中午我爛在床上午睡。忘了做什麼夢了,一樣被壓醒,這次看到疑似下半身的一團黑影坐在我的肚子上,死死的抓著我兩手腕不放。

靠!不會吧? 等這案子趕完了我要去廟裡拜拜了。

Day.3

同樣熱死人的一天,同樣的時間也是累到午睡。因為前兩天連續被壓,晚上也不敢睡了,打算直接熬夜工作到天亮,累癱了應該就會睡到沒知覺。

我夢到我在超商買東西排隊結帳中,輪到我結帳正在掏錢包的時候,突然一隻黑色的手,緊抓著我把我狠狠地拖出超商大門,就這樣我被拉醒了。一樣全身動不了,而且我這次看到一個血淋淋的人形從天花板上垂掛下來.....

我當時嚇得死命掙扎但就是動不了,等我能動的時候我全身發抖哭著打電話請老爸剛拿到道士執照的朋友幫我找信任的問事宮廟看這種問題要怎麼辦才好。

朋友馬上幫我問到宿舍附近的私廟乩童,其實我有點排斥私廟乩童,但這次實在太恐怖,不得不認了,剛好問到當天晚上有開壇,開壇時間一到我就立刻衝過去報到。我只跟乩童說我連三天中午午睡被壓,乩童就告訴我那是我上輩子弄出來的問題,冤親債主在我氣場虛的時候來找我算帳,我才驚覺應該是被壓前的那個怪夢,乩童幫我處理一下之後就再也沒有遇到中午鬼壓床的事了。

後日因果談

我的人生到現在一直是亂七八糟,去卜卦命相都說我應該三十就開始穩,四十應該會發達,沒可能這麼糟,但我到現在還是一窮二白每年都要跟履歷表奮鬥。每次找到的工作要嘛薪水福利很好,但是遭小人所以做不久,要嘛就是薪水福利中下,但是做不到四年公司營運就會有問題然後被裁員。然後我的存款都留不住,存下來的錢一定會遇到事情然後噴光。不至於餓死,但就是過得很辛苦。會通靈的算命師幾乎口徑一致的說有東西在影響我。我想,應該是夢裡那個人的原因吧。(我阿母一直認為是生我之前流掉的兄弟在鬧我)

自己造的孽所以也不能怨別人,我可以理解那種怨氣,所以也沒有想說要怎麼驅趕或和解。

何況一百多年前的東亞國家,韓國也好日本也好,那時候政治跟社會狀況就是整個亂,整天刀光劍影的,對政府不服的反對黨被警察單位殺掉也是理所當然的。老實說,我該道歉嗎?結果論來說是應該的,畢竟掌權的都換人了,殺了人也是事實。但怎麼說我也是執行公務阿,幹嘛道歉?所以這有點複雜,但殺人這個因果我願意扛,畢竟結果來論是這樣沒錯。

夢裡面自己的名字一直想不起來,也沒有其他可信度高的資訊,我也沒錢去搞什麼前世催眠,就算想知道那個人的名字來給他超渡或過點功德什麼的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如果哪天有那個機緣可以讓我知道夢裡被我殺死的人是誰叫啥名字的話,我翻遍圖書館古籍資料也會想辦法找出他們家人,然後去掃個墓說明跟致意一下。

至於我的「前世」應該也沒活很久。曾經在夢裡看過自己前世的靈堂,靈堂前方看到臉上已經蓋著白布的「自己」,直覺大概是20~30歲之間,旁邊只有一個女人哭得很慘,下葬後也只有那個女人會來祭拜。至於死因還不知道,但是我肚子上有塊白斑的位置跟尺寸頗微妙,可能是刀子捅死的。當時醒來後有一股非常強烈的悲傷感,心窩非常難過,難過到不知道怎麼形容,所以應該有一點可信度吧…。

...

我的想法是,如果結果是可逆的,那道歉無妨,但如果結果是不可逆的,道歉其實也沒什麼用,因為補救不了了。所以在做某些重大決定之前應該要三思,就沒有什麼因果報應問題了;既然做錯了事情,就要有責任扛起來。對我來說,懂得扛責任比道歉還重要。也因為這樣,我不會原諒當初網路霸凌我的陌生人們,因為那件事情對我造成了不可逆的傷害,他們必須去承受這個結果。在遇到這個鬼壓床事件之後我一直覺得應該是我上輩子可能對那群人做了不好的事情,所以才會莫名其妙被他們網路霸凌;但在鬼壓床事件後快十年居然被我看到當初霸凌我的兇手之一因為性騷擾案上新聞,讓我開始思考因果循環的道理,也開始好奇其他幾位日子過的是否安好?

...

其實一直很不想提這兩件事情,對我來說都是不可解釋的陰影,但因果論這學問還滿迷的,所以分享一點自己的真人真事當作數據參考。也想讓藉著這個故事讓大家知道做人還是老實一點,別投機、別隨意傷害別人,雖然可能得到一時的爽快,但難保不會碰到鬼。或者是像我一樣遇到隔世討債的,真碰到這種事情其實很難找到人發洩,因為非常不科學也不好解釋,但總算也是上輩子的自己弄出來的問題,只能這樣一直衰給冤親債主看。

最後幫我家貓咪說一下好話。

雖然那渾蛋畜生(被打)平常對我超級冷感,除了每天一定會咬我幾口作記號之外,每次我遇到狀況都像在看熱鬧一樣,但是他剛離開我之後的幾年還滿...... 有靈感的(握拳)。

我家貓咪剛去世的幾個月,某天晚上我又莫名其妙的被鬼壓了。這次是我面牆側身被壓,所以我只覺得有東西一直在給我搓背。後來我能翻身的時候我看到我家貓咪背著背包的樣子,從我床上跳下去巡房,最後消失在黑暗的角落。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を投稿

Thank you for your message~*